你好 欢迎光临 毛泽东同志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 (广州农讲所) 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详细
中共广州党组织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作用——林玉玲
【发布时间】:2007-08-08 【类型】:农民运动 【点击次数】:84
         解放战争时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着全国人民反对独裁统治,粉碎蒋介石全面发动内战,取得伟大胜利的时期。在这一时期,中共广州党组织遵照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精神,根据形势需要,撤消中共广州市委改为特派员制。在领导斗争时,遵照中共中央关于“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并调整斗争策略,在城市领导青年学生开展“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为主要内容的爱国民主运动,形成声势浩大的第二条战线的新局面;在郊区恢复武装斗争,粉碎国民党当局对我人民武装的“清剿”;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后,宣传发动广州各界群众,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广州,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历史篇章。
       一、掀起爱国民主运动的新高潮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为了实行独裁统治,一方面摆出“和平”的架式,邀请毛泽东等中共代表到重庆谈判;另一方面筹划进攻解放区,发动全面内战。为制止内战,争取和平,戳穿蒋介石反动派的阴谋,中国共产党领导和发动各界人民群众掀起大规模的爱国民主运动。
          此时,刚成立的中共广州市委特派员,根据上级党组织的白区工作方针,结合广州地区的形势,决定了当时的工作方针是:“以恢复组织,站稳脚跟,开展群众工作,准备组织斗争为主要任务”。[①]首先,以中山大学为重点,在校园内建立了党的组织,然后发展到其他院校及各阶层群众中,积极发动学生、工人、妇女进行“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群众性运动。
         1、领导学生反内战大游行
         1946年1月30日,为声援“一二?一”昆明学生抗暴斗争,广州党组织领导中山大学和其他大中学校学生2000多人举行示威游行,游行队伍沿途高呼“反对内战,争取民主”、“取消一党专政,组织联合政府”等口号。这次示威游行,被称为在华南“掀起民主的第一巨浪”。[②]同年2月19日,中共广州党组织利用国民党行政院长孙科到广州之机,以“欢迎”为名,组织广州20多所大中院校学生集会游行,沿途散发传单,高呼“实现政协会议”、“制止广东内战”等口号,迫使孙科答应学生的要求和把请愿书交给国民党当局。两次的示威游行,最后都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镇压,却动摇不了广州人民反内战、争取和平民主的正气,广东海口、汕头、梅县等地的青年学生也纷纷组织学生联合会、“读书会”等进步团体,并创办了各种刊物,揭露国民党当局发动内战的阴谋。    
         2、领导反美抗暴的群众运动
          由于美帝国主义干涉中国内政,对中国人民施暴;国民党政府对外卖国,对内发动内战,激起了中国人民的义愤和反抗。中共党组织在1947年上半年先后领导了两次示威游行。
         1947年1月7日,中共广州党组织领导学生举行抗议美军士兵强奸北大女学生暴行的示威游行,游行队伍冲进沙面,来到美国领事馆门前,高呼“不准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美国军队滚出中国”等口号。同年5月31日,为声援南京,控诉“五?二0”惨案,中共广州党组织领导中山大学、中华文化学院等2000多学生举行“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示威游行,当队伍途经长堤时,遭到国民党特务的袭击,造成“五卅一”惨案。当晚,国民党当局还派2000多人的保安队包围中大,逮捕学生和进步教授。[③]由广州地下党组成的中大学生工作委员会立即发出《国立中山大学全体学生为抗议“五卅一”血案及“六一”非法逮捕事件告社会人士书》,揭露国民党当局的暴行,赢得了社会各界群众的支持,纷纷谴责国民党当局的暴行。此后,中大以及其他大中院校纷纷成立了“爱国民主协会”,加强与国民党反动当局的斗争。
         3、以地下学联名义,公开发动群众运动
         为了在不暴露我地下党组织的情况下,把爱国运动转向公开化和合法化,广州地下党于1949年初,以各校“国民主协会”基础,建立了广州学生联合会,以公开组织的名义发动各界群众的爱国民主运动。
         1949年3月25日,中大教授为求生存而进行反饥饿的罢教斗争。中大地下学联为支援教授罢教,成立“国立中山大学各院系联合会”,发出《为声援本校教授改善待遇敬告师长同学书》,号召师生们用实际行动支援教授罢课;并决定走上街头,开展敬师义演活动。中大学生支援教授罢课的行动,在社会影响很大,得到各院校师生和社会各界群众的热情支持,并得到一批捐助的款项和实物。这次支持罢教的斗争,使中大教授对各院校、各界群众的热情关注和支援深受感动,对国民党政府的幻想彻底破灭。
         同年7月23日凌晨,国民党当局派特务、刑警队等武装士兵近千人突然包围了中大校园,以搜查“罪证”为名,到处殴打学生,逮捕学生和教职员工近200人,制造臭名昭著的“七?二三”事件。[④]广州地下党通过中大地下学联,立即成立了“营救被捕师生员工委员会”,发动全校师生开展反暴行斗争,公开发表《广州学联为抗议“七?二三”事件告各界人士及全市同学书》等文章,揭露国民党当局逮捕中大师生员工的真相,呼吁社会各界群众设法营救被捕师生。在广州地下党的多方营救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下,国民党当局被迫陆续释放被捕师生。
         广州地下党在领导学生运动中不断地总结经验,有计划有步骤地扩大爱国民主运动的阵营,陆续建立了“广州工人协会”、“广州新民主主义教育工作者协会”、“广州新民主主义妇女联合会”等党的外围组织;先后领导了粤汉铁路工人的怠工斗争,广州工人、商人的罢工罢市等,把爱国民主运动推向新的高潮。

        二、调整斗争策略,粉碎敌人的进攻
      抗日战争胜利后,为争取和平,中共中央决定广东的人民武装队伍北撤。1946年6月底,以东江纵队为主的人民武装北撤后,国民党当局违背承诺,在广东各地采取残酷的镇压手段:在从化、增城等地搜捕和杀害东江纵队复员人员及其家属;部署“绥靖”“清乡”,调集大批军队加紧全面“肃清”各地人民武装;推行征兵、征粮、征税的“三征”政策,使广州市及郊县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此时,广州地下党根据白区工作方针,调整斗争策略,彻底粉碎了敌人的进攻。
      1、积蓄力量,以待时机
      为保护革命力量,广州地下党根据中共中央“凡条件尚未成熟之地方,则采取隐蔽、待机方针,以等候条件之成熟”的指示精神,[⑤]确定了当时的工作方针:一方面把已暴露的中共党员隐蔽起来,积蓄革命力量,等待时机成熟;另一方面,改变原有的组织形式,撤消中共广州市委员会,改设为广州特派员,全部实行单线秘密联络。这一斗争策略,确保中共广州党组织的绝对隐蔽和安全,避免遭受敌人的破坏。同时,隐蔽在各地的中共党员,能够深入到群众中秘密开展革命活动。
      2、恢复武装斗争,粉碎敌人“清剿”
      1946年11月,中共中央给华南各省发出工作指示:“凡可能建立公开游击根据地者,应立即建立公开游击根据地……”。[⑥]中共广东区委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作出恢复武装斗争的决定。广州郊县的中共党组织,在当时的恶劣的环境下,克服一切困难,领导游击队进行武装斗争。
      自从广东人民武装部队北撤后,留在广州东北郊县一带坚持艰苦斗争的游击队员只有50多人,他们分别隐蔽在龙门、博罗、增城的深山里,在中共广州郊县特派员领导下,立即活跃起来:首先,发动当地群众和联络东江纵队复员人员开展武装斗争,并把武装斗争范围扩大到从化、新丰等地;第二,进行反“三征”宣传,提出“减租减息、破仓分粮”等口号;第三,主动向国民党武装发起进攻,如:袭击从化石坑乡公所,袭击龙门县永汉警察所,伏击前来“扫荡”的龙门县警中队等战斗,都取得了胜利,有力地回击国民党当局的“清剿”计划。游击小分队在战斗中不断地壮大自己的力量,至1947年秋,队伍人数已发展到770多人。[⑦]
      随着人民武装斗争的发展,广州郊县的中共党组织根据中共广东区委撤消特派员制的决定,于1947年3月开始,先后成立了中共北江工委、中共增城县委和中共番禺县委,加强了对人民武装斗争的统一领导,并在番禺、花都、南海等地开辟新的游击根据地,扩大人民武装的阵营。1948年3月,广州东、北郊县的人民武装被统一收编为广东人民解放军江北支队。这支部队经过多次作战,屡战屡胜。1948年12月,在从化杨梅潭伏击战中,消灭敌军一个加强排,活捉敌新丰县长张汉良。这支部队逐步成长为粉碎敌人“清剿”的主力部队。

 三、宣传发动群众,迎接广州解放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并做出向广东进军的军事部署。广州地下党根据中共中央华南分局赣州会议精神和结合当时的形势,决定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动员群众、迎接广州解放等方面上来。
       1、做好宣传工作,粉碎敌人谣言
       随着人民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国民党中央政府败退到广州,企图负隅顽抗。他们对广州人民采取镇压手段:到处发戒严令,声称“严重违反戒严令者,格杀勿论”;到处抓“奸党”、散布共产党“共产共妻”等谣言。为揭露国民党当局的反动统治,粉碎国民党特务的谣言,广州地下党把宣传工作放在首位。地下学联秘密地油印了大量的宣传传单,散发到广州各阶层的人民群众手中,如:扩大《广州文摘》的发行量;以广州地下学联的名义,创办秘密油印小报《广州学生》,转载报道解放区消息和解放胜利发展的形势;把中共中央、毛泽东的重要文章:《将革命进行到底》、《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论人民民主专政》等油印成传单和小册子;利用“学联”、“工协”、“经协”、“妇联”等外围组织的名义,分别发出致全市工人、妇女、经济工作者等的公开信,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城市政策,号召广州市人民团结起来,迎接广州解放。为后来开展护厂护校斗争奠定了基础。
       2、深入敌人内部,开展反争夺斗争
       为迎接广州解放,保护人民财产,早已打进国民党政府部门的广州地下党员,利用敌人内部矛盾,开展了一场激烈的反争夺的斗争。
       打进国民党广州市警察局的地下党员,利用自己职务上的方便,尽力收集情报资料;争取了一批警察官兵,掌握了一部分武装力量,策动保安大队起义。广州地下党利用了保安大队起义的力量维护广州解放前夕的社会治安,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当国民党当局正准备运走或销毁广州市地政局内存的各种地籍图册等重要档案资料时,我地下党员通过各种关系,争取了当时任地政局第一科掌图股股长和掌图员弃暗投明,秘密地分批偷出地籍图等档案。这些重要的档案资料回到人民的手中,为接管广州城市工作发挥了作用。同时,我地下党成功地策动了广东省邮政局、省地政局等蒋区职员和国民党空军部分人员投靠人民,提供情报,保护了设备和物质。
        3、开展护厂护校斗争,保护人民财产
       为保护工厂、铁路、公路、学校等公用设施,广州地下党抽调一批党员骨干和地下学联成员,深入到工厂、铁路等地,领导各行业群众开展护厂护校、保护人民财产的斗争。
       广州五仙门发电所职工在地下党的领导下,组成护厂队,守护着发电所设备,防止国民党当局的破坏。当海珠桥被蒋介石反动派炸毁时,爆炸波及发电所,导致护厂队有30多人受伤、发电机受损,但护厂队员仍不怕牺牲,坚持守护发电所,技术人员当晚抢修发电机;西村电厂工人组成35人的自卫队,日夜守护着发电厂;[⑧]地下党还组织了广州自来水管理处的抢修队,随时准备抢修被破坏的水管;士敏土厂、西村制钢厂等工人也不分昼夜地放哨护厂。广州工人的护厂斗争,保护了工厂设备和设施,保证了广州的水电供应。同时,广州各院校的护校斗争也进入到紧张阶段:中山大学地下党发动同学留住石牌,进行反迁校的斗争,利用学校当局交给的校产装箱任务之机,机智地保护了一批贵重的教学设施。广州除了海珠桥被炸毁外,其它公共设施都完整无缺,广州人民以实际行动迎接人民解放军的到来。
        中共广州党组织在解放战争时期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她领导广州人民经历三年艰难而又曲折的革命斗争,终于迎来了广州解放,迎来了全国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中共广州党组织在解放战争时期发挥的重大作用和顽强的战斗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在新世纪紧紧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为建设更美好的广州而努力奋斗。


[①] 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广州地方史》第266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年2月出版。
[②] 黄振位:《中共广东党史概论》第239页,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4年8月出版。
[③] 黄义祥:《中山大学史稿》1924—1949,第456、474页,中山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
[④] 黄义祥:《中山大学史稿》1924—1949,第474页,山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
[⑤] 、[⑤]《中共中央文件选集》(1945-1947)第512页中共中央出版社1985年出版。
 
[⑦] 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共广州地方史》第286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年2月出版。
[⑧] 《华商报》1949年10月24日
Copyright 2017-2020 www.gznjs.cn All Rights Reserved
毛泽东同志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ICP备180205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