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欢迎光临 毛泽东同志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 (广州农讲所) 官方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详细
浅谈毛泽东著《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杨玫
【发布时间】:2007-08-15 【类型】:农民运动 【点击次数】:22
    1925年12月1日,毛泽东首次发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该文当时刊登于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司令部主办的《革命》半月刊第4期 (1925年12月1日出版),后刊于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机关刊物《中国青年》第116、117期(1926年3月出版)[1],随后又在广州和汕头出版了单行本。
    毛泽东这一论文的写成,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下长期从事革命实践活动的结果。毛泽东同志根据中国共产党领导群众斗争的经验,特别是五卅运动后各阶级在反帝爱国运动中的表现写了此文, 解决了中国革命中的最主要的同盟军问题,明确的指出了中国革命的发展方向,奠定了中国革命成功的牢固基础。

一、党内两种机会主义
    当我们翻开《毛泽东选集》, 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开篇处,指明“此文是为反对当时党内存在着的两种倾向而写的。当时党内的第一种倾向,以陈独秀为代表,只注意同国民党合作,忘记了农民,这是右倾机会主义。第二种倾向,以张国焘为代表,只注意工人运动,同样忘记了农民,这是左倾机会主义。这两种机会主义都感觉自己力量不足,而不知道到何处去寻找力量,到何处去取得广大的同盟军。”[2]
    1925年5月30日,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爆发,并很快席卷全国。五卅运动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群众性反帝爱国运动,它标志着大革命高潮的到来。而随着五卅运动掀起的革命高潮的来临,国内阶级关系、阶级斗争也显得日益复杂和尖锐。但是,党的早期领导者陈独秀这时对革命形式和阶级关系的判断,却缺乏正确的指导思想。在他的眼中只看到资产阶级,只注意同国民党合作,忘记了占人口最大多数的农民群众,因而出现在资产阶级面前畏首畏尾、束手束脚的情况。
  陈独秀在《向导》第二十二期(1923年4月)和在《前锋》第二号(1923年12月)上所发表的文章中,充分暴露了他的右倾机会主义观点。他说:“中国的经济现状,军阀阶级已与资产阶级显然分开,而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分化尚未到截然分离的程度。”又说:“工人阶级在国民革命中固然是重要分子,然亦只是重要分子,而不是独立的革命势力。”并进一步说:“中国最大多数的工人还没有自己的阶级政治争斗之需要与可能,而且连一般的政治争斗之需要,……都不曾感觉。”对英勇的工人阶级尚如此评价,那么对占中国人口最大多数的农民是如何看法呢?他说:“农民占中国人口的大多数,自然是国民革命之伟大势力……。但是,农民居住散漫,势力不易集中;文化低,生活欲望简单,易于趋向保守;中国土地广大,易于迁徙被难苟安;这三种环境是造成农民难以加入革命运动的原因。”[3]
    在当时党内还有另一种倾向,即以张国焘为代表的关门主义倾向。张国焘一派当时认为工人阶级只能在自己政党的旗帜下进行革命, 反对全体共产党员特别是产业工人加入国民党,不同意在劳动群众中发展国民党组织, 否则会取消党的独立性, 造成广大无产阶级的思想上的混乱。因此,他们反对共产党和国民党合作,反对共产党员和工人农民加入国民党。
二、革命的同盟军问题
  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篇首处, 文章指出“此文是为反对当时党内存在着的两种倾向而写” , 继而指出“中国无产阶级的最广大和最忠实的同盟军是农民,这样就解决了中国革命中的最主要的同盟军问题。”[4]何以毛泽东断言农民问题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中心问题, 我们从其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讲授的《中国农民问题》一课中,可略见一斑。
    国民党二大后,毛泽东参加了新成立的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三月十九日,他被任命为国民党中央农民部主办的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农讲所创办于一九二四年七月,目的是“养成农民运动人材,使之担负各处地方实际的农民运动工作”[5]。最初的主办人是彭湃。毛泽东接办第六届,地址设在番禺学宫。经过筹备,这届讲习所于一九二六年五月十五日正式开课,收有来自二十个省区的三百二十七名学生。同一天,蒋介石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提出《整理党务案》。毛泽东被迫辞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代理部长后,便全力投入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工作。
第六届农讲所共开设二十五门课程,毛泽东亲自讲授《中国农民问题》、《农村教育》、《地理》三门课,其中《中国农民问题》是所有课程中授课时间最多的,共二十三个课时。毛泽东从六月初开始讲这门课。据农讲所学员冯文江、周凯的听课笔记记载,毛泽东认为:“国民革命,就是工农商学兵联合起来的革命,唯有把农民动员起来,参加革命,国民革命才能成功。现在有两种错误观念,一种是只讲商学联治,另一种只谈农工兵联合。这两种观念,都使自己变成孤军了。且农民一支军,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八十以上,尤不可抛弃。”“从革命力量上说,没有农民,就没有革命。倘若国民革命能将农民组织起来,就能打倒帝国主义与军阀。”“中国国民革命是农民革命”,“中国革命的中心问题是农民问题”。[6]
    《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也是授课讲稿之一。为了更加形象的说明问题,毛泽东在黑板上画了一座多层塔,解释说:最下层的是塔基,有工人、农民、还有小资产阶级,人数最多,受压迫和剥削最深,生活最苦;压在他们上面的一层是地主阶级、买办阶级;再上一层是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更高一层是军阀;塔顶则是帝国主义。压迫剥削阶级虽然很凶,但人数很少,只要大家齐心团结,劳苦大众起来斗争,何愁“塔”不倒!当时,以彭湃领导的东江农民运动开展的最为成功。八月间,毛泽东组织师生到那里实习两周,大大加深了学员们对农民运动的了解。《中国农民》报道说:“赴海丰实行在将届毕业之时,学生于上课已久、接受各种理论之后,亲入革命的农民群众中,考察其组织,而目击其生活,影响学生做农民运动之决心极大。”[7]

三 、文章阐述的几个问题
    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这篇文章里,运用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和阶级分析理论,科学地分析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经济地位和政治态度,阐明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根本思想,即这个革命应该是以无产阶级为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大众的革命。
    为了阐明这一基本思想,毛泽东全面分析了中国革命的对象和动力。《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开篇讲道:“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我们的革命要有不领错路和一定成功的把握,不可不注意团结我们的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真正的敌人。”[8]
    第一,谁是我们的敌人呢?毛泽东指出是勾结帝国主义的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因为他们代表了中国最落后的和最反动的生产关系,它们的生存和发展是附属于帝国主义的。它们阻碍着中国生产力的发展,因此构成中国革命的对象。而国家主义派和国民党右派则是它们的政治代表。
    第二,根据中国革命的对象,说明中国当时的革命是民主革命。谁来领导这个革命呢?民族资产阶级么?不行。因为中国民族资产阶级软弱,对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发展感觉到威胁时,他们又怀疑革命”。[9]
    第三,资产阶级既然不能领导,那么由谁来领导呢?毛泽东详细地分析了小资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及游民无产者的经济地位和政治态度后,指出只有现代工业无产阶级才能担任中国革命的领导责任,因为“工业无产阶级人数虽不多,却是中国新的生产力的代表者,是近代中国最进步的阶级。” 中国工人阶级为什么有如此表现呢?毛泽东继续分析道:“第一个原因是集中。无论哪种人都不如他们的集中。第二个原因是经济地位低下。他们失了生产手段,剩下两手,绝了发财的望,又受着帝国主义、军阀、资产阶级的极残酷的待遇,所以他们特别能战斗。” [10]
    第四,中国革命必须由中国无产阶级领导。那么,如何领导呢?要领导,就必须有被领导者,即要有广大的同盟军。在陈独秀等人看来,中国无产阶级参加民主革命,只有依靠资产阶级才能有所作为;而在张国焘等人看来,无产阶级则不必有同盟军,可以孤军奋斗;显然,这两种看法,都是极端错误的,它将使革命受到极大损失以致失败。毛泽东在分析了中国小资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的经济地位和政治状况后,指出了占中国人口最大多数的农民,是无产阶级最主要、最可靠的同盟军。毛泽东进一步分析说:“绝大部分半自耕农和贫农是农村中一个数量极大的群众。所谓农民问题,主要就是他们的问题。”[11]中国无产阶级有了广大的农民作为最主要、最可靠的同盟军,就形成向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冲锋陷阵的强大力量,而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 集中了我们党在幼年时期的正确主张, 集中了当时中国共产党人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的最初成果,正确地回答了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对象、动力和任务。 这一政治路线的阐明,反对了党内的左、右倾机会主义,粉碎了戴季陶主义的反动理论,揭露了国民党新右派篡夺革命领导权的阴谋, 同时亦为我党制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路线和政策奠定了理论基础。
 
 
 
 
 
 
 
 
 
 
 
 
 
 


[1]  1986年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著作选读》(上册)“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注释称:“本文原载于中国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司令部1925年12月1日出版的《革命》半月刊第4期,以后又在1926年3月广州出版的《中国青年》第116、117期上发表。”
[2]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3页, 人民出版社出版,1991年6月第二版。
[3]  陈独秀:《中国国民革命与社会各阶级》,载于1923年12月1日出版的《前锋》第二期。
[4]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3页, 人民出版社出版,1991年6月第二版。
[5]  绮园:《第一届至第五届农民运动讲习所介绍》,《中国农民》第2期,1926年2月。
[6] 《伟人毛泽东》,第242、243页,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3年10月第一版。
[7] 绮园:《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办理经过》,《中国农民》第9期,1926年11月。
[8]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3页, 人民出版社出版,1991年6月第二版。
[9]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4页, 人民出版社出版,1991年6月第二版。
[10]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8页, 人民出版社出版,1991年6月第二版。
 
[11] 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6页, 人民出版社出版,1991年6月第二版。
Copyright 2017-2020 www.gznjs.cn All Rights Reserved
毛泽东同志主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纪念馆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粤ICP备18020563号